今天是: ??
信息检索

北京检方首例以最高限额救助的国家司法救助案背后故事

“我不知道该如何表达对检察官的感谢之情!我保证每分钱都给孩子治病,一有空我就把单据拿给检察官们看。”5月25日,北京市民崔庄向记者谈起女儿遥遥(化名)得到检察机关司法救助的事儿,感动得几度哽咽流泪。?

突发惨剧,2岁女童重伤二级?

2017年6月23日,是崔庄刻骨难忘的一天。?

“当天下午,我还在北京中心城区上班,突然接到继父(与母亲已离婚但未离家)孙立国(化名)的电话,他说让我和爱人晚上务必一起回老家(北京市怀柔区某村)接孩子……我觉得他语气不好,可能和我母亲吵架了。于是致电给同村的亲戚,让他们去劝劝,可亲戚看到的是,邻居正在救助烧伤的母亲和遥遥……”?

崔庄说,悲剧的起因是河北人孙立国与他母亲陈秀兰(化名)的感情纠葛。陈秀兰在认识孙立国之前已孀居多年,2011年经人介绍,与其相恋、结婚。2013年,孙立国在一次吵架中掐了陈秀兰的脖子,陈秀兰愤而提出离婚。不过,考虑到孙立国是酒后无德,且在老家无亲无故,陈秀兰本着“再考验一下”的想法,离婚后仍与孙立国一起居住。?

“孙立国和没离婚的时候一样,修房子、种地、养护果树,都表现很正常。”崔庄说,他和妻子工作忙碌,便放心地将2岁的遥遥交给母亲和继父看护。?

2017年6月22日晚,孙立国因陈秀兰微信与他人聊天而与其发生剧烈争吵。第二天下午2时许,二人因同一原因再次爆发争吵。孙立国在给崔庄致电后不久,拿来绳子绑陈秀兰,未得逞,后找到一塑料瓶汽油,向陈秀兰和她抱着的遥遥身上以及屋内沙发上泼,并点燃。起火后,陈秀兰抱着遥遥往院子外跑,躺在水坑里灭火,邻居看到后把火扑灭,并用面包车送陈秀兰和遥遥去怀柔医院抢救。?

“母亲和遥遥烧伤十分严重,怀柔医院让我们紧急转院到北京朝阳急诊抢救中心。”崔庄说,当天正赶上“晚高峰”拥堵,母亲和孩子痛苦不堪,家里没有太多积蓄,亲戚们凑了16万余元“救命钱”帮他交了首批医药费。?

尽管医院尽力救治、家人尽心护理,当年8月19日,陈秀兰因皮肤表面60%烧伤、继发感染性休克死亡。遥遥烧伤面积高达30%,经鉴定为重伤二级。二人医药费达80.6万余元。?

检察官告知权利,协助撰写司法救助申请书?

“母亲虽然参加了新农合大病医保,但她是刑事被害人,不属于医保报销范畴,医保中心建议我们向孙立国追偿。可孙立国根本没钱赔给我们!”崔庄无奈地说。?

崔庄说,遥遥的右臂、右手已烧焦变形,右上臂皮肤和身体皮肤产生黏连,加上胸腹部、左右大腿部的大面积烧伤,不仅给孩子带来巨大痛苦,更为后续治疗带来无法预估的经济压力。事发后,为护理遥遥和母亲,他和妻子无法全职工作。在亲友帮助下,他们筹集到部分医药费,但资金缺口依然不小,到2017年底,遥遥的后续救治已刻不容缓,医药费却没有着落。?

正在全家人一筹莫展之际,2017年12月的一天,崔庄接到了来自北京市检察院第三分院的电话。“公诉部的李峰检察官(助理)说,公诉部检察官付晓梅和他正在办理孙立国案,希望我提供一些资料,看能否帮遥遥填写司法救助申请书……”崔庄说。?

很快,崔庄带着户口本、身份证、相关住院证明、能反映遥遥伤情的照片,来到了北京市检察院第三分院。?

“遥遥受伤的图片令人触目惊心,我们很为孩子心痛!”付晓梅曾在未检部门工作过5年,对未成年被害人权益保护有特殊的职业敏感。在和崔庄面谈之后,付晓梅更坚定了最初的判断:“我们一定要帮帮这孩子!孩子还活着,以后要有生命质量,需要国家、社会、司法共同伸出援助之手,为她提供法治的温暖。”?

付晓梅和李峰将相关情况反映给公诉部负责人,该部决定与该院检察管理监督部(司法救助职能属于该部门)加强协调,帮助崔庄撰写司法救助申请书,然后将申请书和有关案件情况移送给检察管理监督部。?

检察官实地走访后,孩子获27万余元救助?

“今年2月,加盖公诉部公章的有关崔庄女儿遥遥的‘救助申请书’到了我的办公桌上。”北京市检察院第三分院检察管理监督部检察官吴勇告诉记者,他们对办案部门移送的案件高度重视,很快立案。?

吴勇介绍,根据2015年中央政法委等6部门印发的《关于建立完善国家司法救助制度的意见(试行)》、最高人民检察院发布的《人民检察院国家司法救助工作细则(试行)》,遥遥符合救助条件,具体如何开展救助,还需实地走访。?

3月的一天,吴勇和助理柳炳福来到了位于北京市郊、崔庄一家租住的地方。?

“岳父岳母和妻子都有些‘傻眼’,没想到检察官会来家里看孩子!”崔庄告诉记者,检察官们的到来,为愁云密布的家里带来了希望。?

“当孩子在我们眼前,既天真烂漫、又痛苦不堪的时候,我们的内心产生强烈的愿望:这孩子得救!”吴勇他们在走访中得知,遥遥曾因后背小动脉血管断裂差点休克致死,多次大面积植皮忍受了非人的痛苦,后续还需多次大规模手术康复治疗……他们对遥遥和家人十分同情。?

吴勇、柳炳福向部门负责人、分管院领导详细汇报遥遥的家庭状况、受伤情况、当前及后续医疗费用等情形,建议给予遥遥以最高限额,即不超过上一年度(2016年,当时2017年的标准尚未公布)北京职工月平均工资的36倍——277416元,用于支付其后续医疗费用。?

“被害人因案致贫致困,要特事特办、急事急办,从保障被害人顺利救治角度,尽快依法依规以最高标准、尽最大努力开展救助工作。”该院分管副检察长耿新表示。该院检察长张铁军肯定了这一救助方案。?

“3月30日,我接到了柳炳福检察官(助理)的电话,说下周一27万余元的救助金会到账……”放下电话,崔庄喜极而泣,岳父岳母一个劲儿说“感谢共产党,感谢检察官!”?

4月2日上午,277416元的国家司法救助金到了崔庄账户上。据悉,这也是北京市检察机关开展司法救助工作以来,首例以最高限额救助的国家司法救助案件。4月19日,崔庄给三分院送去“公正执法护民意司法救助暖人心”的锦旗。?

“我们希望这次救助,未来继续起到积极正面作用。”吴勇表示,检察机关为遥遥提供的司法救助文书,将是证明遥遥受伤经过的最有力证明。?

目前,北京市检察院第三分院以涉嫌故意杀人罪和故意毁坏财物罪,对孙立国提起公诉。

Copyright ? 2009-2019??www.mc-jcy.gov.cn??Corporation,All Rights Reserved.

川公安备案号:51112902000005号??网站备案:蜀ICP备11006539号

技术支持:四川好易通科技有限公司??